顶托猎头
DINGTUO HEADHUNTING
全国服务热线
400-800-6695

GDP增速十强中部占4席,中部崛起又有新看点︱虎年开局看地方

发表时间:2022-02-08 20:47

随着全国31省市区陆续公布2021年GDP数据,GDP增速排行榜出炉,在增速前十强名单中,中部地区独占4席,分别是湖北、山西、江西、安徽。

根据中部六省政府工作报告,2022年,中部地区GDP增长目标均锁定在6.5%以上。专家指出,创新发展和先进制造业仍是中部地区经济发展的重要抓手,建议用好高铁资源,建设沿线产业转移制造带,发挥城市群都市圈的带动效应,做大体量,支点变多,成长为我国区域协调发展的中坚力量。


GDP总量破25万亿

2021年中部六省GDP总量达到250132.5亿元,占我国经济总量(101.6万亿)比重为24.6%,所占比重逐渐扩大。

受疫情和水灾影响,河南2021年全年GDP增量虽然只有3890亿元,增速在中部垫底,但GDP总量达到5.88万亿元,仍是中部第 一经济大省。

湖北在经历了2020年疫情低谷后,2021年实现了大翻盘,GDP增量突破6500亿元,GDP增速达到12.9%,位居全国第 一。GDP总量也首次突破5万亿元,达到50012.94亿元,排名超越福建,重回全国第七的位置。

中部极具发展潜力的省份莫过于安徽,去年GDP迈上4万亿元门槛,达到42959.2亿元,逐渐拉近与湖南(46063.09亿元)的差距。

山西和江西作为中部地区GDP总量的第三梯队,GDP两年增速表现是中部地区较好的。山西可谓中部地区的一匹黑马,两年平均增速达到6.3%,2021年GDP总量一举突破2万亿元大关,GDP增量达到4900亿元。江西的表现也很出色,2021年GDP增长8.8%,两年平均增速达到6.2%,GDP总量规模接近3万亿元。

中南财经政法大学教授叶青在接受第 一财经记者采访时分析,中部GDP增速独领风骚的原因有二:一是GDP总量基数较小,相比东部沿海部分省份10万亿元+的经济规模,中部地区各省经济规模在2~6万亿元之间,经济增长潜力更大。

二是在长江经济带、中部崛起等国家战略的积极推动下,制造业产业转移加快,创新研发基地相继在中部落地,自贸区与中欧班列的联动助推外向型经济高速增长,让中部地区迎来了新一轮的发展机遇。


新兴动能稳步增强

第 一财经记者查阅中部地区2021年经济运行成绩单发现,各省工业发展稳中提质,先进制造业、新兴动能快速增长。

江西省第二产业增加值为13183.2亿元,增长8.2%,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增长11.4%,高于全国平均水平1.8个百分点。38个工业行业大类中有34个实现增长;重点监测的437种主要工业产品中有320种实现增长,其中工业机器人增幅更超130%;高新技术产业占规模以上工业比重超过三分之一,新兴产业占比超过20%。

湖南省先进制造业发展较快,2021年该省制造业增加值占地区生产总值比重为27.7%。39个工业大类行业全部盈利;规模以上高技术制造业增长21%;100亿元以上项目开工19个;高新技术企业突破万家;新增全国专精特新“小巨人”企业162家;净增“四上”企业880家;三一重工、华菱集团有望进入世界500强。

过去一年,湖北稳步增强创新动能,规模以上高新技术产业增加值10196.5亿元,首次突破万亿元,比上年增长16.9%。高技术制造业增加值增长30.2%,快于全国12.0个百分点,占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比重达10.9%。新能源汽车、液晶显示屏、手机、平板电脑等新产品产量分别增长3.8倍、2.9倍、76.2%、24.6%。

2021年,安徽省首次入围全国制造业十强省,制造业高质量发展指数居中部第1位。“家电之都”“新能源汽车之都”……,这些称号彰显着安徽正在成为制造强省赛道上新晋的“种子选手”。

先进制造业是中部地区高质量发展的“脊梁”。叶青认为,中部地区要提升制造业核心竞争力,就要把创新摆在突出位置,发展高端制造、智能制造,使中部地区在制造业产业链上不断由中低端迈向中高端。


外贸增速领跑全国

与此同时,中部地区外贸进出口发展近年来也格外亮眼。不仅增长速度高出全国平均水平,河南、江西、湖北、湖南等地外贸规模还屡创新高。

2021年,河南外贸进出口总值达8208.1亿元,比2020年增长22.9%,与2019年相比增长43.6%),高于全国进出口增速(21.4%)1.5个百分点,历史首次突破8000亿元大关,创历史新高。

自2020年4月份起,湖北外贸进出口已连续21个月实现同比正增长。其中,2021年11月份进出口达522.6亿元,单月外贸规模创历史新高。 2021年全年,湖北省进出口规模突破5300亿元,再创新高。

2021年,湖南省进出口总额5988.5亿元,首次逼近6000亿元关口,入世20年间增长了25.1倍,年均增长率达25.2%,居全国第 一。

作为非沿海内陆地区,中部各省外贸数据为何在全国独领风骚?

华中科技大学经济学教授、光谷自贸研究院院长陈波对第 一财经记者分析,相比国外,我国疫情控制得比较好,企业复工复产比较快,使得大量东南亚订单回流,而中部地区这几年又大规模承接了东部沿海地区的产业转移,因此中部各省外贸规模得到了较大幅度的提升。

陈波说,中欧班列也为中部地区外贸提供了稳定的物流通道。尤其是在海运、空运“一柜难求”的背景下,中欧班列开辟出了一条中国中部陆路外贸大通道,为中部各省稳外贸、扩内需发挥了不可或缺的重要作用。

2021年,江西外贸进出口4980.4亿元,增长23.7%, 创十年来最快增速,以中欧班列为主的铁路运输进出口值增长40.9%。过去一年,中欧班列(郑州)实现了每周16列去程、18列回程的高频次往返对开。“运输圈”扩大带动了“贸易圈”扩容,郑欧商品进口品种达630种,年销售额10亿余元,带动贸易、包装广告、运输等产业链中小企业上万家。中欧班列(武汉)全年累计往返411列,较2020年增加91%,货值127.34亿元,同比增长78%,运行总里程385万公里,相当于绕行地球赤道96圈。


用好高铁增加支点

展望2022年,中部六省都设定了超过6.5%的GDP目标增速,有望继续成为我国区域发展最亮眼的地区。

叶青表示,要实现这一发展目标,创新发展和先进制造业仍是中部地区经济发展的重要抓手,中部地区可充分利用好沿线高铁资源,建设产业转移制造带,做长产业链链条。

“比如赣深高铁通车后,可极大缩短江西与大湾区之间的心理和时空距离。江西应抢抓赣深高铁开通机遇,吸引大湾区制造企业向江西转移。”叶青说, 而黄(冈)黄(梅)高铁通车后,武汉到杭州仅需3.5小时,电商之都与中部制造业基地的互动将更加频繁”。

用好高铁资源不仅能促进区域经济优势互补,还能提升城市群都市圈的带动效应。在湖北,武汉“1+8”城市圈将建成12个方向的“超米字型”铁路大枢纽,“8城”都把对接武汉、配套武汉、融入武汉作为发展新动能,一个“城市同盟”正在快速崛起,预计到“十四五”末武汉城市圈GDP总量有望超过5万亿元。

在湖南,长株潭城市群拥有比较发达的干线铁路、城际铁路、城市轨道交通网络,未来将构建“零换乘”高效快捷的多层次轨道交通网络,打造轨道上的长株潭,构建“一轴一心,三带多组团”的一体化发展新型空间结构,预计到2025年,长株潭城市群地区生产总值将达2.7万亿元。

河南近期宣布郑州都市圈扩容,由原来的“1+4”拓展为“1+8”,也是放大郑州交通枢纽优势的举措,进一步完善连接周边区域的轨道交通体系,着力构建“一核一副一带多点”的都市圈空间新格局,到2025年GDP总量力争达到6万亿元。

叶青认为,伴随着郑州、武汉、长沙三大都市圈进入比拼时代,中部地区经济总量将进一步扩大,经济支撑点进一步增多,有望成长为我国高质量发展与区域协调发展的中坚力量。

分享到:
人才职位
2022-06-23
2022-06-16
2022-06-14
2022-06-06
2022-06-06
2022-05-30
2022-05-23
2022-05-16
2022-05-06
2022-04-22
400-800-6695
全国服务热线
微信咨询